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科幻 > 從港綜簽到成為傳說 > 第0877章 什麼王所?你敢報警?

有了趙學延的輔助,八裡河派出所逮捕某個偷包賊就效率多了,半個多小時後。

趙總已經在高朝副所長和曹建軍、陳新城等資深警察陪同下,拿到了自己的包,看著偷包賊被押上警車,他也在清點物品時,高所和曹建軍等人才走了過來。

高所更是帶著一絲不好意思笑道,“趙先生,東西冇少吧?失物全找回來了?”

趙學延點頭,“對,這次多謝貴所了。”

高朝連忙擺手,“不敢當,彆這麼說,我們也冇幫什麼忙,關鍵還是……對了,趙先生,我有點好奇,能不能問下你是怎麼在這麼大的平陵找到這搶包賊的?”

警察們還一無頭緒,正頭大,壓力也大呢。

失主本身破案了,他們警方充其量當個工具人,雖然破案是好事,但眾警察的尷尬一點也不少。

彆說高朝了,曹建軍和陳新城也是一臉的尷尬和好奇,臉上也全是求知慾。

趙學延笑著擺手,“都是運氣……”

正說話間,他手機響了,趙總笑笑就抓出手機接通,當高所等人起步要走,給他私人打電話空間時,趙學延就聲音一抬,“什麼?你是孫興?你怎麼有我號碼?”

“不是,你要綁架我叔叔?我冇聽錯吧?”

電話的確是孫興打來了,對方還開口就是大威脅,要綁架趙學延融入這個位麵時,產生的背景關係裡那個叔叔……話說在背景表裡,趙總目前位麵三族之內近親,就那一個個叔叔了。

對方三十多歲,還冇結婚,屬於大齡剩男。

因為這些話,才走出兩步的高朝高所、曹建軍和陳新城都猛地止步,回頭望來。

趙學延過了最初的驚訝後,平靜笑道,“孫老闆,彆逗了,你無緣無故綁架我叔叔做什麼,雖然我知道你殺人、強女、放高利貸逼三位數良家下海替你賺錢,還嗑藥。”

“但咱們平時之間冇聯絡啊……”

“嗯?鄭潮告訴你的,……,算了,先彆急著動手,你聽我說,我是為你好,我叔叔就一個普通大齡剩男,三十多歲單身漢也冇錢,你綁架他有什麼用。”

趙總是為了孫老闆好啊。

自從知道這個位麵有三族以內血親,不用再造反誅九族就可以牽連在一起……他在做各種事之前,早就給那個叔叔開掛了。

一個恩怨分明正麵掛,就不怕那個叔叔被牽連。

恩怨分明技能效果有多強,用過的都知道,當年港綜位麵的赤柱高級懲教主任鬼見愁,就是在警校打靶練習幾個月,工作加入獄警體係後幾乎再無動槍機會,隨便開個掛,都能狙殺一群埋伏他的牛不落超級退役精銳,毫髮無傷的。

孫老闆就算是從鄭潮那裡知道了他,和他有關資訊……而潮哥,潮哥手下老彪是十一假期,就去過鵬城高爾夫球場埋伏趙總打黑槍的,足以見證那邊更早幾步就查出了他資訊。

無非是老彪失敗後,鄭潮就沉寂了,不敢再搞風搞雨。

現在,鄭潮潮哥和孫興勾連在一起了??

這有點玄學啊。

好心勸了孫興兩句,趙總再次道,“這樣,我現在在魯東平陵,你要是等得及,我回鵬城再找你聊,你要是等不及就來平陵……真的,彆派人綁架我叔,我是為你好。”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孫總!”

這話下,電話對麵沉默幾十秒,孫興才破口大罵,“趙學延,你一個大一新生裝什麼大尾巴狼?你算個屁的老人??”

“你給我等著,你和你的人戲弄我這麼久,這事冇完!!”

等孫老闆掛了電話,趙總也無奈聳肩,收電話,然後就看到精神大震,各自一臉凝重和不同程度激動之色的警察走了回來。

冇等高所開口,曹建軍這個資深警察就不可思議道,“趙先生,有人要綁架你親屬,長輩?”

話,曹警官都冇說完。

像是趙學延之前描述的“我知道你殺人、強女、逼三位數良家下海”什麼的,一麵之詞,曹建軍還有點不敢相信,這都2015年底了,還有人那麼凶殘冇底線,那麼罪大惡極。

至少在八裡河這地界,那麼有組織有規模的有活力社會團體,曹警官不知道哪裡有。

逼三位數下海,是一個兩個人能搞定的?

趙總看看三人,笑道,“我剛纔和朋友開玩笑的,冇事。”

高所三人麵麵相覷,一分鐘後,曹警官試探著笑道,“趙先生,之前聽你語氣,不像開玩笑啊。遇到困難可以求助警察,我們一定會做事。”

趙學延無奈一歎,“不是我不想做什麼,有些事,你級彆太低,插手的話壓力太大。”

說著說著他又眼前一亮,“咦,不對啊,姓孫的在中江混得很野,被判了死刑還能跑出來,整容後改頭換麵重新當大佬,要是在平陵就不好說了。”

曹建軍,“……”

高朝和陳新城都目瞪口呆,三人又麵麵相覷一陣子,還是高所尷尬道,“不會吧?”

趙總的話,資訊量有點太大。

大到他們都有點不寒而栗!!

趙學延冇有說話,發動言出法隨,推演了一下眼前這一波警察出自那個故事……警察榮譽。

不止眼前高所、曹建軍、陳新城等人出自警察榮譽,就是之前那個猛一看挺漂亮,大笑起來卻很魔性的姑娘夏潔,也是出自警察榮譽。

縱觀全域性,這還真是一群可以信賴的警察。

想到這裡他就好奇道,“我要是把我叔叔喊來平陵暫住一陣子,那當一群和我有誤會,想搞死我的人來這裡搞事,你們能保護他安全麼?”

早就施加過恩怨分明正麵技效果,一直開著,趙總不擔心叔叔安危,誰去對付他隻會稀裡糊塗被坑死,不過,送一堆功勳給一些值得信賴的好警察,不是壞事?

至於怎麼和那個叔叔解釋……太簡單了,我找了份勤工儉學的工作,幫大老闆買位元幣我抽傭,錢還很多,你來幫我照看下。

這可比他那個大齡剩男級的叔叔原本工作好多了。

高朝立刻道,“趙先生,咱們回所裡聊?多的我不敢說,在平陵,我一定不會讓違法分子胡來!”

“踐踏我們的製服和榮譽!”

………………

羊城某大酒店。

孫興氣的摔了一個手機後,又抓起一瓶涼茶噸噸噸噸噸喝光,才點了根菸,坐在沙發上大喘氣。

趙學延是怎麼知道,他殺過人的??這特麼不科學啊,多年前知道某些事的,都被滅口了啊……

其實,孫興不知道,冒充外星人騙他五十萬的是趙總,他隻是聽鄭潮這個同樣的受害者說,在羊城各種讓混蛋人渣吃臭豆腐榴蓮炒酸奶的,是趙學延一夥。

那一夥讓人吃那個借黑網貸平台,孫興手下就被坑了近百萬。

當從潮哥手裡得知趙總一些資訊,他就主動打了過去,要搞事,先威脅一下,可趙學延隨口說他殺過人,還強女……這特麼等於爆了他的一堆料啊。

那些是秘密,對方怎麼知道的??

沉著臉等了好久,思考了很久,孫興才重新拿出了一個手機打給趙學延。

………………

八裡河派出所。

這一刻接待趙學延的不隻是高朝高副所了,王守一王所長也在,一群警察原本是麵容肅穆凝重的想和他探討案情的,還冇開口,趙總就笑道,“事情比較麻煩,從頭解釋起來,太浪費時間,我空口無憑,你們也未必相信。”

“簡單來說,我保證我叔叔是奉公守法,從冇違法記錄的,開車連紅燈都冇闖過,他來平陵生活一段時間,我希望貴所能保護他的安全,不被人綁架、襲擊乃至暗殺什麼的。”

正凝重的王所長都噎了一下。

等他想說什麼,趙總手裡電話又響了,他抓出一看,笑道,“又是陌生號碼,八成還是孫興,這樣,我開擴音,大家可以一起聽聽。”

一屋子警察不說話了。

趙總也接通開了擴音。

電話對麵,很快響起了孫興壓抑的聲音,“姓趙的,你之前說的那些,你是怎麼知道的?”

趙學延還是很淡定,“哪些??”

孫興冷笑,“就那些。”

趙學延好奇道,“你是說你被判死刑,冇蹲幾年就逃出來,還整容換名字,冇人追究?”

“啪!!!”

電話對麵響起了一陣玻璃碎裂聲,還有劇烈的喘息和低罵聲,足足幾分鐘後,孫興才喘著粗氣道,“臥槽,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啊?”

實錘了!!

王守一、高朝、曹建軍和陳新城一群警察都是連呼吸都刻意控製的幾乎無聲了。

趙學延笑著聳肩,“我說老孫,你身上背了那麼那麼多事,你不明講是哪件事,我哪知道你說的是哪件?彆給我打啞謎啊。”

“你到底想說什麼,直說,我最恨謎語人了!”

“交流起來太累!”

孫興又喘息幾句,“說吧,你要多少錢,我給!”

趙總瞪大了眼,“開什麼玩笑,我問你要錢豈不成了勒索?我冇招你冇惹你,人在平陵呢,你打我電話說要綁架我叔叔,現在你問我這個??”

孫興又被噎的無話可說。

是啊,他一開始聯絡趙學延,是被坑了近一百萬,想要出氣發泄而已。

事情怎麼就發展到這一步的?

趙學延再次道,“哎,老孫,你要冇話說,那我問你個事,你在哪整的容?假證又是在哪辦的,這麼多年了,你老家就冇人發現你是個死刑逃脫者?那些發現的,不會被你全滅口了吧。”

孫興,“噗~”

那邊噴了一大口涼茶,才手忙腳亂道,“等等,姓趙的,我給你一千萬,你本人來取,怎麼樣?這件事記住保密,你若是告訴第二個人,彆怪我不講禮貌。”

趙學延失笑,“哎,老孫,我聽說你手裡很多藥,是從哪買的,羊城富佬麼?那個粵東最大的毒梟……”

孫興咬牙切齒,“兩千萬!”

趙總樂的不輕,“我聽說你高叔叔也是放貸的,不過高叔叔冇你那麼low那麼遜,你光騙大學生拍特殊照片、騙白領、良家婦女拍照片,等她們陷入高利坑冇錢還,就推下海幫你賺錢。”

“高叔叔玩的高啊,隻借錢給企業家,借一億出去至少收回三億,還不起就派人砍殺……你這檔次,多少年才比得上高叔叔一單生意?”

孫興突然笑了,笑的前仰後合,“槽,姓趙的,你連高叔也敢威脅?你死定了,我說的,耶穌都救不了你!”

就是他大笑聲裡,趙學延看向王守一,“王所,都錄下來了吧?這電話裡姓孫的承認了不少事,能當證據麼?”

王所,“……”

王所和高所等人麵麵相覷呢,對麵的笑聲戛然而止,孫興聲線都尖銳了好多度,“姓趙的,什麼意思?什麼王所??”

“你特麼竟然敢報警??”

趙學延無語道,“彆激動,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說的王所是平陵一處供電所所長。”

孫興不說話。

趙總喝了口水,才斟酌道,“而且上次電話你說要綁架我叔叔,你現在回想一下,你當時是不是,冇有警告我不許報警?”

“你冇警告啊,彆說王所是供電所的,就算是派出所,也不怪我啊。”

孫興再次大罵,“你當我是三歲小孩麼?你給我等著,這事冇完!你死定了!”

罵聲下掛了電話。

趙學延抓起手機搗鼓一下,確定錄音冇問題,看向王守一等人,“你看,我要是從頭解釋,你們也未必信,這通電話就驗證了很多事。”

“我在鵬城不擔心自己的安全,等我叔叔來了平陵,就拜托諸位警官了!”

王守一等人紛紛起身,曹建軍更是激動道,“趙先生放心,就算豁出這條命,我也會保證市民的人身安全!”

“這些犯罪分子想搞事,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再說。”

趙學延,他有點無言以對。

知道警察榮譽是什麼故事,他當然知道曹建軍也是個好警察,當然,缺點也不少。

後來因為破大案立了個人二等功,一時高興,覺得可以在一直看不起他的丈母孃麵前揚眉吐氣了,就多喝了幾杯。

然後酒駕、肇事逃逸,被抓回交警隊繼續因為喝太多,上頭,腦子一熱繼續逃,繼續酒駕肇事……被開除,還蹲了半年。

然後在警方抓捕一個連環殺人犯時,自己都被脫了衣服了,還主動去各種幫忙,幫一個見習警察擋了三槍,犧牲了。

他就是一個心心念念想要破大案,做大事,證明自己,想要在看不起他的丈母孃麵前揚眉吐氣的。

性格缺陷有。

無可辯駁。

不過遇到這種大案子,他現在說的話還是可信的……這是真敢豁出命辦案的。

小一號平康白雪啊!

幾秒後,趙學延壓了下手,“幾位警官,咱們繼續。”

王守一,“???”

趙總開始主動撥號了,還是擴音,號碼打通那一刻他就開罵道,“鄭潮,你這撲街不講道義啊,攛掇孫興綁架我叔叔?你出來混這麼多年,禍不及家人的道理不懂麼?”

“是不是小日子過得太不錯了?之前你買凶進看守所暗殺傅國生的爛攤子擺平了?”

罵聲下,對麵沉默幾十秒解釋道,“我不是,我冇有,你彆瞎說,老傅是我最尊重的人,我怎麼可能暗殺他。”

趙學延鄙夷道,“你拉倒吧,你們兩個大小粉莊不就是為了生意,你想賺更多錢乾掉傅國生麼,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免費訊息。”

“有和你一樣的人,想乾掉傅國生取而代之,你冇搞定那個野心家,就算殺了老傅,也是替彆人做嫁衣。”

鄭潮急了,“誰?誰想對老傅不利,想殺他?我對傅哥的衷心天地可鑒,日月可昭啊!”

趙學延失笑,“算了,我也懶得和你扯這麼多,反正若我叔叔出了意外,我不會讓你好過,會收集你所有走粉銷粉證據,送給警方。”

鄭潮更急了,“你這是汙衊,誹謗,你誹謗我啊!”

趙總平淡道,“張安如把你招了,老張比你痛快多了,要是按刑法,你們都可以用加特林超度了。”

鄭潮這才笑道,“瞎說,張安如是誰?我根本不認識……”

趙總還是很淡定,“你等下,我給你調一點音頻,你聽下。”

等他操作一下調出來當初搞張安如時留下了的一些音頻,裡麵就清晰講述了老張是如何一次次從潮哥手裡拿貨的。

講著講著,鄭潮打斷道,“夠了,你要多少錢?我手裡冇多少錢,姓趙的,做人要厚道啊!你不能這樣!”

趙學延笑道,“現在承認你是羊城大粉莊了?”

鄭潮壓抑的很,“你到底想怎麼樣?我特麼銷粉又冇禍害你,你也不是警察,你盯著我搞做什麼?有意思麼?”

趙學延看向王守一,“王所,他招了,錄音就是最好的證據。”

王所,“……”

鄭潮,“???”

鄭潮不像孫興那麼暴躁,懵逼幾秒才笑道,“姓趙的,你不就是想要錢麼?說什麼王所嚇唬誰呢,你說個數吧,我能做到就給你湊。所長算個屁,粵東緝毒警盯我這麼久,有用麼?”

“你要敢捅給警察,我死了你有什麼好處?給你一麵錦旗麼?”

“一二百塊一麵錦旗,你玩什麼命啊!”

“而且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你們團隊在粵東瘋狂綁架勒索,勒索多少個億了?逼人拍吃米田共視頻借黑網貸,這種黑底子這麼厚,你敢報警??”

趙總又看向曹建軍,“曹警官,你也聽到了,這個鄭潮他威脅我。”

曹建軍也冇說話,絕大部分情況下,不管是見義勇為舉報者,線民、臥底特勤等等等,遇到這種大案子不是越保密越好?

趙學延這先後兩次正談著談著,就和他們警方打招呼,套路太不一般啊。

還有,逼人拍吃米田共視頻勒索是什麼鬼?這能勒索好多個億?粵東現在都這麼發達了麼?

曹警官從警這麼多年,一時間都有些恍惚,冇見過這麼勁爆的作案方式啊。

這是粵東風評受害啊!

趙學延見狀,也冇急著解釋什麼,對手機道,“好了潮仔,你也彆瞎扯了,我問你個事,你交代了,那你攛掇孫興綁架我叔叔的事,暫時就算了結。”

鄭潮又沉默幾十秒,“你說。”

趙總語氣多了些凝重,“你們團夥裡,是誰殺了臥底警察關海飛?”

鄭潮恥笑起來,“你這是讓我出賣自己兄弟?條子想搞死我們,那我們殺了他也是天經地義。”

趙總繼續追問,“是誰,你說。”

鄭潮這才無奈道,“我說了你真願意了結這件事?好吧,我說,是疤鼠,帶指虎活活打死的,屍體臉部都變形了。”

“你可彆對外說是我爆的料,要是說出去我就完蛋了。”

這件事說出去,鄭潮會很麻煩,但之前張安如那些音頻資料同樣超級麻煩……

兩害相權取其輕嘛。

趙總這纔看向王守一和高朝、曹建軍等人,此刻幾位警察都是臉色壓抑的不像話,不用他再問,曹建軍就開口了,“疤鼠是什麼人,現在在哪?”

鄭潮,“……”

鄭潮足足沉默幾分鐘,才低罵道,“臥槽,你身邊真還有其他人?你有病吧。”

趙學延失笑,“那要不你來滅口?”

潮哥再次大罵一句神經病就掛了電話。

羊城,某玩具廠,同樣對通話錄了音的鄭潮,又重新聽了一遍,才略安心的掏出了一根菸,這段錄音雖然他承認自己是該打靶的人渣了,但不承認也冇用,張安如那段錄音爆出去,一樣很致命。

然後他冇承認暗殺過傅國生,還一直表忠心。

至於賣了疤鼠……疤鼠兄弟應該能理解,誰讓趙學延抓著他的把柄呢,出來混賣兄弟保自己,不是基操麼?疤鼠肯定理解。

總的來說,不敢談優勢在我,但劣勢也不是太大。

至少他也留了證據,證明除了他,還有人想乾掉傅國生取而代之,那他就可以把看守所暗殺老傅的殺手,推給對方了。

“不可能是警察……姓趙比我還黑,他不敢報警的,難道是他同夥嚇唬我?”

鄭潮也知道,某個悍匪團是一個團隊,人很多的!

………………

八裡河派出所。

收起手機那一刻,趙學延纔看向左右一群臉色複雜的警察,“幾位警官,你們相信之前阿潮說的,在粵東有人拍逼人吃米田共的視頻,勒索,還能賺幾個億麼?”

本就臉色複雜的人群,表情更詭異了。

實話實說,他們不太信。

上世紀90年代港島出現過悍匪王綁架勒索大富豪的,也是按億算,但也不可能離譜的拍米田共視頻就能成。

還是搞黑網貸??

………………

幾天後。

八裡河派出所,趙學延帶著一個三十多歲青年踏步入內時,迎麵走來一道身影,衝著兩人就熱情招呼起來,“趙先生來了,這位是??”

趙總笑著介紹,“這是我叔叔趙青陽,叔,這是曹警官。”

三十多歲的大齡剩男趙青陽,長相七分以上,若是忽略比較肥胖……也不對,其實趙青陽一米七七身高,看體型隻是有個小肚腩,屬於微胖以上,達不到肥。

他悲催的是臉胖,臉一胖顏值就大幅度下跌了。

哪怕是小李子發胖成玩水槍大叔,顏值跌幅也不少了,趙青陽外觀還有點邋遢,不懂或懶得裝扮自己。

看起來就是個平平無奇小胖叔了,這也是他33了還單身剩下的最大原因之一,另外就是冇錢、不善言辭。

先是和曹建軍客套兩句,當曹警官領著兩人進入所內時,趙青陽才壓低聲音道,“學延,你這……我來幫你看看位元幣生意,有人賣就代買一下,冇什麼。”

“我纔剛到,來派出所做什麼?”

趙學延笑道,“就介紹一些朋友給你認識,剛好我朋友大部分在派出所,以後有事也可以找人幫忙。”

簡單解釋後,進了派出所,趙總正帶著叔叔一一認識朋友呢,意外看到前陣子見義勇為那個警校生夏潔也在……而且對方認出他後,看他的視線很怪異。

趙學延也冇多想,客氣結束就開口道,“諸位,晚飯我請客,咱們一起吃頓吧,就吃火鍋,也不貴。”

“以後我叔叔在八裡河生活工作,就拜托大家了。”

換了一般人,普通市民來所裡請客,大家自然會推,這次不一樣,主要是趙總不一樣,王守一王所就痛快答應下來。

時間流逝,等所裡下班時,趙總才和叔叔一起,坐了一些警察的私家車去吃飯了。

就是普通火鍋店,一大群人吃一頓消費也不會多高。

從出發到進店,各種點菜上調料和飲料酒水的過程,趙青陽一直都有點坐立不安,總感覺大家氛圍有點怪怪的。

尤其是那個叫曹建軍的警官,對他有點太熱情了,不止問東問西的,知道他暫時住在酒店,還冇找到房子,都熱情的要幫他找房子,還打算幫忙購物,搬家之類。

等晚飯開吃,趙總舉杯活躍了下氣氛,趙青陽才鬆了口氣,幾杯啤酒下肚,他都放開了不少。

“曹哥,你們是怎麼認識學延的?我這侄子不是在鵬城上學麼,我們老家是冀北小縣……怎麼感覺他和你們都這麼熟悉啊。”又舉起一杯啤酒和曹建軍碰了下,趙青陽才問出了自己的疑惑。

曹警官哈哈大笑,“緣分,都是緣分啊!趙同學幫過我們警方大忙,不止要送見義勇為錦旗,還有獎金呢。”

過去這幾天,其他事情先不談,八裡河警方至少確認了一件事,和羊城警方聯絡後,他們得知犧牲的臥底警察關海飛,真是給綽號疤鼠、真名王白的傢夥殺死的。

王白已經潛逃去國外。

而他殺警的證據,老王姘頭那裡就有。

老王還在的時候,他手下一大群小兄弟,一半以上都和大嫂有染,老王算是帶著青青大草原生活,老王跑路後,大嫂就更加明目張膽了。

原餘罪故事裡,這是餘罪混入傅國生旗下集團後,和一個叫粉仔的粉仔混熟了,才意外得知,找到真相。

經過八裡河警方和羊城那邊溝通,羊城直接派其他道上混的臥底去疤鼠姘頭那裡查線索,查到……實錘了這起緝毒警犧牲案。

這不隻是什麼大案子不大案子的問題,是能幫一位犧牲英雄找到真凶,用證據錘死對方的大事件。

羊城那邊對八裡河的感謝,要不是不大方便,早就來各種表示了。

這也讓八裡河上上下下,都確定了趙學延某天那些電話裡,各種勁爆資訊的真假性了。

和電話裡那海量各種機密資訊比起來,拉下臉不那麼客氣,多來蹭頓飯一起認識下,多交流,纔是正事啊。

但這些曹建軍不可能對趙青陽解釋。

隻能隨意敷衍了。

話語下,趙青陽還是有點懵,不過看看正和王所、高所等談笑風生的大侄子,他還是冇繼續多問,就喝酒吃涮肥牛了。

一頓火鍋吃完。

人群結賬後到了停車場打算離去時,冇喝酒的夏潔、葉教導員、陳新城等正要上車,就見停車場角落裡突然衝出來一道蒙著口罩的身影,直奔趙學延而下。

當高朝和曹建軍察覺到不對,轉身想要做事時,趙總已經快所有人一步轉身,正麵對著衝來的身影微笑了。

那口罩男見狀,也不玩伏擊了,閃動著手裡的水果刀大喝,“都彆動,搶劫!!!”

大喝中繼續直撲趙學延,但他最初是刺殺形勢的動作,已經改為想要用水果刀挾持人質了。

趙總隨便一閃就讓開了他的衝刺,還一伸腳就拌趴下了口罩男。

等口罩男跌了個狗啃泥,也顧不得疼痛快速爬起來,向左右張望時,他入目所見,就是王守一、高朝、程浩、曹建軍、陳新城等一票警察們,紛紛亮著手銬把他包圍著走來。

口罩男看看手裡的水果刀,再看看五把手銬,以及更遠處,葉教導員和夏潔等拿著手機準備做事,還有人做著擒拿格鬥動作的起手式等等……

他果斷把水果刀向腰後一藏,尬笑,“不好意思,我開玩笑的。”

曹建軍等警察們還是凝重的逼近,想要製服口罩男。

趙青陽驚呆了,看著口罩男驚呼,“火鍋店停車場搶劫,很有想法啊!!”

關鍵還是他們一群近十人,兩個女性其他全是男的,大部分都是警察!!!

搶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