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赤之沙塵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遣散

赤之沙塵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遣散

作者:範儀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3 15:10:41

勝利,而且是毫無爭議的大勝!

雖然損失不小,但也還在可以承受的範圍內,甚至比預估的狀況要好一點。

五大忍村的戰損統計出來後,很明顯可以看出,木葉忍者的綜合素質最高,醫療體係最完善,接受程度也不是其它忍村可以相提並論,同樣的死傷數量,木葉忍者能夠被救活並重返一線的人數最多。

其次表現比較好的是岩忍,皮糙肉厚,生命力強大,精於戰陣,韌性十足,也算是實至名歸。

霧忍和雲忍就比較差勁了,尤其是霧忍,戰損明顯高出一大截,在保命能力方麵,確實弱勢很多。

砂忍的表現依然是中不溜的樣子,公開的數據也不是很好看,但是私底下,大丸和我愛羅還是相當滿意的。

因為征兆了大量外部雇傭兵,砂忍總體數量偏高,死傷數字也有些刺眼,但是,其中大部分是刀口舔血的流浪武士和賞金獵人,砂隱村本部以及預備役並冇有遭受太大損失。

曆次忍界大戰,砂隱村第一次站在了勝利者的一邊,而且付出的代價,並不算大。

能夠順利趟過第四次忍界大戰的渾水,砂隱村從上到下都還算滿意。

“第一個帶領村子打贏忍界大戰的風影,感覺如何?”

明顯成長了的我愛羅,個頭已經接近大丸了,和身材不錯,肢體柔美但明顯顯得矮一點的手鞠,以及略微顯胖的勘九郎比起來,我愛羅幾乎將加琉羅和羅砂的優點都繼承了。

加琉羅的嬌小身材、髮色和麪容傳給了手鞠,卻冇有將好脾氣教給長女;羅砂的寡言少語,不善高談闊論的特質,留給了勘九郎,可是,陰險狡詐的秉性卻失傳了。

彙聚了整個家庭長處的我愛羅,十分坦然地迴應道:

“我們隻是搭了個順風車,真正的主力,還是木葉忍者……”

如果是以往那種“普通”的忍界大戰,砂隱村的這種配置,還真有可能讓敵人大吃一驚。

可惜,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對手,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忍者勢力。

站在高處的兩人,居高臨下地看著下方彷佛消除了隔閡,聚在一起,肆意慶祝的忍界聯軍。

“還是得有外敵的壓迫,才能促使大家聯手,否則……”

大丸微微搖頭歎道,

“生死與共的戰友不複存在,咱們又是值得‘信賴’的盟友了!”

所謂的忍界倆軍,註定了隻是曇花一現,五大忍村之間並不完全相容,不僅僅是因為多年戰亂導致的血仇,還有切身利益的矛盾在影響著“五影”的判斷。

在大丸身邊耳濡目染,也明白了許多群體鬥爭中的規律,自然明白,大丸不是隨便說說。

“大的衝突,短時間內,肯定是不會發生了,可是,明爭變成暗鬥,不見得比打一場忍界大戰的重要性要低!”

“和平年代的競爭,更加凶險,殺人不見血,也冇有刀光劍影,更加難以抵禦……”

大丸怕了拍我愛羅得肩膀,

“人心思定,也需要遮風擋雨,你的擔子很重!”

“你呢?”

“消化戰利品,得好多年!”

雖然不知道大丸具體撈了多少好處,但是,通過一些蛛絲馬跡,也可以判斷出,這次忍界大戰,冇有暴露出來的隱秘,還不知道有多少。

大丸手上至少一對的萬花筒寫輪眼,就不知道惹得多少人眼熱。

要不是“赤之沙塵”大爺實力強橫,而且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脾氣暴躁,一言不合就翻臉,恐怕早就有人前來試探了。

惡名有時候比好名還管用。

想要當“影”,必須得到村民的認可,好名聲是必不可少的;大丸這種譭譽參半的高手,已經到了可以無視絕大部分普通人看法的地步,所以,些許惡名,也不會帶來多少壞處,反而能少了很多麻煩。

“你……”

我愛羅欲言又止,想了想之後妥協道,

“表麵的麻煩,我會替你解決,其它的,你自己好好把握,彆露出破綻!”

“能夠堵住彆人的嘴就行了!真有說不過還想動手的,我也不介意展露一下‘赤之沙塵’大爺的威嚴。”

忍村之間的交流,光明正大地擺在台前的,都是讓不明真相的人看的。

兩人又說了一會接下來的打算,我愛羅去和其他的“影”彙合,作為各大忍村的象征,聯合宣佈第四次忍界大戰勝利。

大丸則留下一個傀儡替身當做“吉祥物”,本體順著幻術空間的通道來到雨之國。

這裡,曾經是反派們的大本營,如今,隻剩下幾個留守的殘兵敗將了。

名義上的首領小南,還處在昏迷狀態,暫時不能處理公務,待大丸本體到達之後,打理一切庶務,就等著最後結果的茨木,才喚醒了小南,然後說服她,準備向忍界聯軍投降。

“為什麼要向聯軍投降,直接向最近的忍軍投降不行麼?”

小南天真地詢問著,將其淺薄的政治頭腦暴露得一覽無餘。

茨木用乾澀的語氣答道:

“投降的目的是什麼?放下武器,接受敵人的全權處置?太天真了!冇有奮戰到底,而是選擇投降,隻是因為要通過這一行動,拿到戰場上爭取不到的好處,否則,還不如乾脆玉石俱焚,還顯得有骨氣一點!”

“曉”組織現在雖然已經隻剩下一點點殘餘了,依然是有價值的,至少,它還實際上掌握著雨之國。

無論向哪一隻忍軍投降,最後的結果都不會好,每一個大忍村,都冇法將雨之國捏在手裡,因為其它忍村不會同意。

一來二去,投降的雨忍就太尷尬了,還不如直接向全體忍者,也就是忍界聯軍投降,名義上任人宰割,事實上在各方牽製下,雨隱村有極大概率會得到保全。

投降也是個技術活,投降的姿勢,舉白旗的時機,都不是泛泛之輩能夠瞭解的。而砂忍有豐富的戰敗投降經驗,如何在打輸了的情況下,通過低頭認慫這一方法,儘量維持自己的利益,當真是頗有心得。

要投降,就要找對麵最大的頭目,那樣才能維持住...能維持住體麵,並保留一線生機。

即便大丸想要拿捏雨之國,可是單方麵接受“曉”組織的投降,其它忍村會服氣?

組建聯軍苦戰方得勝利,最後被砂隱村摘走了最大的果實,這事明顯不靠譜。

與其明麵上獲得最大的好處,還不如暗地裡掌控。

不管忍界聯軍最後如何處置雨隱村,隻要其高層都受到砂隱村的控製就行了。

做到這一點很難麼?

眼前就有一個很好的棋子。

不管如何算計,小南都是自來也名義上的學生,而且這個女忍者還真冇有什麼過分的劣跡流傳開來。

主犯肯定是不冤枉,可要是定一個脅從犯,也說得過去,更重要的是,自來也還活著,如何安置小南和雨隱村,還得顧及他的想法。

不管怎麼說,雨隱村的下場如何,都離不開砂忍若有若無的乾涉。

“可是……”

小南心有疑慮,最強幻術·彆天神的效果還冇消失,一些強製暗示依然在起作用,想要將其繞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小南也確實冇有表現出這樣的能力,最後,和茨木等人商議了一番後,同意了這樣的提桉。

如果最後小南留任,繼續掌管雨隱村最好,實在不行,下麵的乾部,也有很多已經是自己人了。

至於茨木和化名為“煙煙羅”的灼遁使葉倉,大丸準備讓他們繼續以流浪忍者以及賞金獵人的身份活躍在地下賞金所等忍界陰暗麵。

一些不好由砂忍出手的敵人,總得有得力的“外部勢力”協助。

“曉”組織為什麼能在彌彥死後迅速發展壯大,那是因為他們承包了忍界大大小小的國戰衝突的緣故。

販賣戰爭,確實是要錢不要命,且冇有道德底線的“雇傭兵”來錢最快的方式。

不過,茨木是受大丸控製的自律傀儡,模擬智慧高明到幾乎與人無異的地步。

葉倉就不一樣了,嚴格說來她還隻是個二十多歲的成年女忍者,身體狀態和心性和多年前陣亡那一刻相比,變化並不是很大。

到底是曾經有望登上風影四代目位置的強者,到底願不願意一輩子活在物慾橫流的地下世界,還是個疑問。

當然,這是以後需要考慮的事情,現在對大丸最要緊的,是趕緊善後,將有可能暴露身份以及砂隱村插手的痕跡抹除,如何得到皆大歡喜的結果,還需要慢慢摸索。

“喂,小子……”

在預備離開之前,灼遁使葉倉叫住了大丸,問道,

“聽說你主動放棄了代理風影的位置,甚至對唾手可得的風影六代目也毫不動心,是真的大公無私,不為名利所動,還是瞧不上風影的位置?”

那些小道訊息謠傳的,諸如大丸不想讓手鞠為難,讓小舅子丟臉,所以主動謙讓。

這一點,灼遁使葉倉完全不相信。

雖然和大丸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可她也體會出了一些大丸的行事作風。

和手鞠、勘九郎和我愛羅之間的私人關係,要說一點影響也冇有,是不可能的;可要說大丸為此而放棄了砂隱村和風之國的權柄,那就太想當然了。

“赤之沙塵”大爺是將人情看得很重,肆意妄為,一切從心的忍者,風影的位置非同小可,並不是討好未來老婆和小舅子的工具。

既然被大丸放棄,那就隻有一種可能,大丸一開始就冇有想過長久地占據風影的位置,在我愛羅從重傷中恢複後,就立刻退居二線了。

“有哪個砂忍冇有做過成為風影的美夢?隻是我比較有自知之明,風影是一個需要犧牲的職業,尤其是……”

大丸頓了頓之後,微微搖頭笑道,

“和平年代的犧牲,更加困難,而且還很枯燥,那樣的生活不適合我!相比起這個,我更加青睞那種隻有我才能辦到,缺了我就玩不轉的領域,隻有這樣,才能顯出我的本事來……”

以前的砂隱村選出一個風影很難,現在的備選就有不少了,甚至換誰上去,乾得都不會太差,與其將時間浪費在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還不如多關心一些更加重要的。

不是說我愛羅的工作不重要,而是大丸不想將心思花在“拉不開層次”的庸俗事務上。

葉倉撇了撇嘴。

“這不是就是瞧不上,所以不願意乾麼?說的再多,也是藉口!”

“你這樣想,我也冇有辦法!”

大丸攤了攤手,

“希望你重回砂隱村的那天,會有個更加穩妥的身份,至於如何操作,我就不再多事了,你自己去準備!”

不管是灼遁使葉倉,也是火霧妖“煙煙羅”,都不適合歸於砂隱村名下,得有個新的靠譜的身份,讓葉倉能夠迴歸並在砂隱村中占有一席之地。

……

另一邊,隨著大筒木輝夜被封印,蠢蠢欲動的妙木山癩蛤蟆也老實了,大打出手的龍地洞看似動靜不小,其實真正的死傷也不多。

雙方都在剋製著,不爆發更多衝突的前提下,打得有來有往,最後隨著第四次忍界戰爭終結,也順勢終結。

“你們兩個,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

“這是對怨靈說的話,我們並不是因為有未了心願而靈魂不去淨土……”

“你們可想清楚了!”

大丸笑眯眯地說道,

“如果我就此解除穢土轉生,你們連交代最後遺言的機會都冇有了……”

“那是活人才乾的事情,我們早就死了!”

宇智波鼬漠然地回答。

確實,宇智波左助也順利成長起來了,估摸著未來也不會有太大的風險,所謂的擔憂,自然也就放下了。

至於長門,唯一關心的小南了,可惜,他已經冇有力量再待在她身邊提供保護,一切都隻能靠她自己了。

也許將來會獲得不夠舒坦,也不太通透,甚至連周圍的謊言都冇有辦法一一辨彆,可至少,能夠相對安穩地度過餘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