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長生十萬年 > 第四千兩百四十六章 神器絕巔

長生十萬年 第四千兩百四十六章 神器絕巔

作者:江如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3 10:49:27

第四千兩百四十六章神器絕巔

在乾坤山脈主峰下方,麵對20萬度起步的高溫,葉秋足足閉關了三個月,凝聚了二十五條經脈如龍。

而在大河世界中,葉秋又藉助時間流速,將渾身二十五條經脈如龍,打磨到了一個堪稱完美的地步。

以葉秋如今的肉身強度,哪怕是閉關十萬年,這個時間流速他也能承受。

但這樣做,卻毫無意義!

當葉秋感覺自己的肉身,已經修煉到一個極致,根本無法更進一步的時候。

葉秋緩緩睜開了眼睛,從閉關之地走了出來。

刹那間,在整個大河的上空,所有人眼睛一花,彷彿看到了一輪璀璨升起的驕陽。

這驕陽極為璀璨,讓躺在地上睡懶覺的笨笨,瞬間渾身冒起了黑煙。

“我曹!”

笨笨趕緊起身,雙翼一展,騰空展翅三千米,一身三龍氣息瞬間綻放。

然而這樣一來,笨笨卻忽然發現,自己渾身著火,被焚燒的更厲害了。

笨笨不禁淒厲慘叫,渾身冒火,一臉狼狽。

這一幕,讓趴在地上肯蘿蔔的小蟻,頓時嚇的蘿蔔一扔,蹦蹦跳跳,跑到了小武的身後。

“小武哥,還是你厲害,提前弄了個防禦陣法,要不然,我們也被烤焦了。”

小蟻兔耳朵一搖一搖,害怕的說道。

“主意雖然是我出的,但若非你的元磁之力,我也無法佈陣。”

小武也有些驚懼,驚恐望向天空。

這一刻,葉秋如大日騰空,渾身爆發的璀璨光芒,就連神兵樹也為止驚悚。

“我曹,老夫睡個懶覺容易嗎?一個不留神,差點被這小子烤焦了!”

神兵樹催動陣法,見自己的龐大古樹肉身護住,這才感覺冇那麼難受。

可就算如此,神兵樹也明白,如果葉秋一直這樣綻放光芒,他肯定受不了。

這恐怖的高溫,也讓正用葉秋傳授的巨靈煉體法,拚命打磨肉身的英靈張用,熱的瞬間甦醒過來。

張用如今是準王級英靈,他透過修煉巨靈煉體法,正朝著王級英靈進化。

和剛進入大河世界相比,張用已經強大了至少兩倍!

然而被葉秋的光芒一掃,張用頓時瑟瑟發抖,感覺自己渾身都快要融化。

好在這時候,虛空中的太陽瞬間消散,一切光芒徹蕩然無存。

天地之間,為有一個白衣勝雪的青年,腳踏虛空,負手而立。

他雖冇綻放任何氣勢,卻讓大河世界中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敬畏。

“大王好厲害,好強!”

“便是三萬年前,呂王最巔峰時期的肉身強度,恐怕也不如大王!”

張用一臉震撼,徹底對葉秋產生了敬畏,再也不敢有半點反叛之心。

與此同時,乾坤山脈。

主峰另外一側。

大地上,一個衣衫襤褸,渾身焦黑的非洲人,正手握酒葫蘆,瘋狂的喝酒。

天空中,一麵銅鏡綻放出璀璨光芒,宛若驕陽。

三個月了!

整整三個月了啊!

許久,這隻有牙齒是白色的非洲人,又喝了一口美酒後,忍不住一聲感慨,虎目中泛起了淚花子。

這三個月來,申成罡這昔日風流倜儻的儒雅道士,已經冇了任何形象可言。

他渾身臟兮兮,頭髮上滿是頭皮屑,和一個乞丐冇了任何區彆。

甚至……就連地龍葫蘆中,那存儲如山川般磅礴的地龍美酒,都已經到了幾乎枯竭的地步。

唯一申成罡欣慰的是,曆經三個月的淬鍊,窺天盤已經到了進化的最後時刻。

嘩!

下一刻,窺天盤綻放出耀眼白芒,渾身氣息開始激烈攀升。

“要進化成功了嗎?”

申成罡渾身一震,顧不得擦淚花子,死死的盯著虛空,眼中滿是緊張。

申成罡很清楚,這次為了煉製窺天盤,他已經虧本了。

而且是血虧!

那主峰的對麵,不斷火焰暴動,讓申成罡拚命加大陣法,耗費了太多的地龍美酒。

現如今,如果窺天盤無法進化,那回到宗門之後,申成罡恐怕大劫難逃。

嗡!

下一刻,原本一片雪白的窺天盤,渾身開始發生變化。

白芒如鐵屑般掉落虛空,如純白的大雪,紛紛揚揚落地。

而伴隨著白芒的灑落,原本純白的窺天盤,開始變成金黃色。

這些變成金黃色的地方,一層淡淡的金芒,以窺天盤為中心,開始緩慢為外麵擴散。

“我曹,可以啊,居然是五品絕巔神器,威力甚至比一些六品神器還強!”

望著虛空中不斷變成金黃,顯得神聖而莊嚴的窺天盤,申成罡頓時激動了。

這一趟,不虧了,哈哈!

要知道,五品絕巔和五品一般神器,那可不是一個概念。

在神器之中,想要成為絕巔,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每一個絕巔神器,都有跨階作戰,超越下一品普通神器的力量。

而且一般來說,能成為絕巔的神器,都會誕生特殊的神通。

在天火山域中,一些成名多年的老牌神砥,如果隻論修為境界的話,他們其實並不見得有多大的優勢。

但這些成名多年的老牌神砥,他們大多有自己成名的神器。

而擁有絕巔神器的神砥,那絕對是強者中的強者!

咕嚕嚕!

因為高興,申成罡又一口美酒灌在嘴裡。

嗯?

居然美酒了?

曹!

申成罡有些惱怒,但他的目光,很快被虛空中的金芒所吸引。

此刻,虛空中已經不再灑落白芒,而是開始灑落如綿綿細雨般的淡淡金芒。

虛空中的窺天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最終縮小到巴掌大小。

但和最開始相比,窺天盤綻放的氣勢,卻強大了不止十倍!

與其說這是一個盤子,不如說這是一個——鏡子!

一麵純金色的銅鏡,更符合如今窺天盤的定義。

五品絕巔神器窺天盤,進化成功!

“太好了,哈哈,我發了,發財了!”

“有了這麵銅鏡,這天下之大,貧道何處不能去?”

“等貧道浪夠了,苛,不對,等貧道雲遊四海,參悟道法的真諦後,貧道迴歸宗門,一定能收到嘉獎,那好處絕對超乎想象!”

申成罡樂嗬嗬的搓著手,大手一揮,就要去收窺天盤。

下一刻,申成罡的笑容凝固,臉色卻變得難看起來。

原來申成罡發現,自己光顧著開心,居然忘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冇酒了!

要知道,申成罡站著這個位置,溫度已經高達20萬度。

申成罡又不是橫練肉身的強者,如此高溫,他根本冇轍。

若非窺天盤的保護,申成罡早就成了烤紅薯!

就算有窺天盤保護,申成罡這個三個月來,也需要不斷補充地龍美酒,這才能勉強呆在乾坤山脈。

可如今,美酒冇了,冇了!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申成罡在乾坤山脈停留的時間,隻剩下不到一炷香!

一炷香之後,申成罡‘體’內的美酒消散,他就必須離開此地。

否則,申成罡必死無疑!

然而申成罡計算一下,他要收取如今的窺天盤,一炷香時間壓根不夠!

其實這個時間,本來是足夠的。

但申成罡也冇想到,窺天盤這次進化,不但逆天突破到了五品。

而且窺天盤的品階,居然到了五品絕巔,這已經比一般的六品神器更逆天了。

換句話說,想要收取如今的窺天盤,無異於收取一個六品神器。

但問題是,申成罡修為雖高,但在這烈火沸騰的高溫環境下,他實力無法發揮出來,收取窺天盤的時間根本不夠。

怎麼辦?

申成罡非常清楚,如果不將窺天盤馴服,那他就算馬上離開,也走不出乾坤山脈。

冇有窺天盤的保護,彆說是二十萬度高溫,就算是兩萬賭高溫,也能將申成罡烤成豬頭!

申成罡頓時意識到,雖然他賺大發了,但他可能要把小命玩脫,慘死在此地。

而且這種死亡,直接就是元神俱滅,就連轉世投胎的可能都冇了。

而且一旦宗門收到訊息,肯定會覺得,申成罡是攜帶寶物逃走了。

申成罡不但要死在這裡,而且在死後,恐怕還要揹負一個背叛宗門,忘恩負義的罵名。

“不,貧道不能死!”

“貧道修為通天,貧道還真不信了!”

申成罡一聲怒吼,渾身神力瞬間催生到極致,開始瘋狂馴服窺天盤。

窺天盤是無主之物,是宗門的鎮宗之寶,申成罡隻是借用。

當窺天盤進化成功,突破品階之後,這種借用就很微弱了。

申成罡必須在一炷香內,將窺天盤重新馴服,才能解決生死危機!

與此同時。

乾坤山脈主峰,另外一側。

嘩!

虛空忽然龜裂,化為一個漩渦,而後一個身影走了出來。

“以我如今肉身的強度,居然能直接橫渡虛空,跨越兩個世界。”

葉秋腳踏大地,不禁目帶笑意。

須知大河世界和儒界之間,等同於相隔了兩個世界,貿然穿越非常危險。

無論多厲害的神砥,都不敢直接考肉身,強行跨越兩個世界。

但葉秋做到了!

“等我肉身再次淬鍊一次,我就能直接撕裂虛空,進入焚火穀。”

葉秋目光灼灼,眼中滿是期待。

上次焚火穀之旅,葉秋實力還很弱,隻能靠地相術和運氣獲勝。

當時,葉秋幾乎搬空了焚火穀,讓焚火穀地火肆虐,化為了一片火海。

但葉秋卻很清楚,他其實並冇搬空焚火穀,他搬走的東西,隻不過是整個焚火穀的滄海一粟而已。

在焚火穀的幾個隱秘角落,在那地下世界中,可能隱藏著什麼恐怖存在。

而在死亡之廊中,那地下礦洞中,被囚禁的炎龍獸,那可是好東西!

葉秋很想再進一次焚火穀,將炎龍獸收了當坐騎,那可是橫渡星空的最佳坐騎,而且擁有充足的成長空間。

葉秋也想挨次探索焚火穀,去看看那幾個神秘的恐怖之地,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而且葉秋有種預感,他雖滅了烈族所有人,但烈族似乎並冇徹底滅絕。

不過葉秋也清楚,哪怕以他如今的實力,想要徹底探索焚火穀,恐怕還是不夠。

說到焚火穀,葉秋忽然想到了守護之靈。

此刻,在大河世界中,在神兵樹的下方,在那錯綜複雜的樹根下方,有著一簇很不起眼的沙土。

無人知道的是,這一簇沙土,其實就是昔日焚火穀中,幾乎無敵的強者——守護之靈!

守護之靈是焚火穀陣法的守護者,被葉秋斬殺之後,看似死透了。

但葉秋卻發現,這守護之靈所化的沙土,居然類似一顆種子,似乎有萌芽重生的可能。

所以葉秋靈機一動,將這一簇沙土,埋在了神兵樹犧牲地的下方。

按照葉秋的估計,這沙土需要大量的養分,才能萌芽成功。

整個大河世界中,生機最濃鬱的地方,其實就是神兵樹紮根的山峰。

因為葉秋是大河直接的主人,所以葉秋的小動作,神兵樹壓根不知道。

葉秋自然明白,他這樣做的話,會對神兵樹療傷的過程變得緩慢。

因為嚴格來說,沙土是以神兵樹為養分,從而進行反哺自身。

而且這個過程持續而緩慢,神兵樹幾乎無法察覺。

神兵樹最多會覺得抑鬱,覺得自己不斷療傷,似乎傷勢並冇恢複,反而在緩慢的變嚴重?

神兵樹最多會想,這肯定是自己傷勢太嚴重,病情發生了反覆。

神兵樹做夢都冇想到,葉秋弄了一堆沙土,以吸他的血為生。

換句話說,守護之靈所化的沙土,已經類似依附神兵樹的寄生蟲般的存在。

雖然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厚道。

但葉秋並冇心理壓力。

因為葉秋很清楚,神兵樹賊精,他嘴裡說著病重,實則活蹦亂跳。

神兵樹肯定有神秘秘密,選擇了對葉秋隱瞞,這真包括焚火穀的秘密,甚至包括烈族的秘密。

葉秋很清楚,神兵樹是個寶藏老人,一旦被白林治好,神兵樹肯定會拋下葉秋離去。

神兵樹對葉秋有大作用,甚至涉及葉秋謀奪星辰古樹。

試問葉秋有怎麼可能,讓神兵樹的傷勢快速恢複?

反正這糟老頭子,數萬年時間都等了,也不差這幾年吧?

嗯?

當葉秋透過火眼金睛,望向那一簇沙土得時候,葉秋頓時動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