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彆人都叫我大紈絝 > 第106章 九星山,莽蒼妖王

彆人都叫我大紈絝 第106章 九星山,莽蒼妖王

作者:遊天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4-12 22:05:15

蘇元發現憑藉自己的能力,真的找不到奇藥,於是就開始不斷套路幽幽。

“幽幽,你不會隻能找到英靈花吧,向陽藤與冥魂草找不到?”

“幽幽,你這隻鳥怎麼回事,大白天睡什麼覺,我猜七君山上根本就冇有向陽藤,你說是不是?”

“看來你真的找不到奇藥,找到一株英靈花完全就是湊巧,不能對你抱太大期望啊。”

……

蘇元念唸叨叨,幽幽把腦袋埋在羽毛裡睡覺,完全不聽。

哼!就是要讓你明明知道有,但又得不到,氣死你!

小麻雀的智商真的不低,除了第一次套路成功,後麵冇有一次能夠套路他。

蘇元相當的無奈,這什麼破寵物,要是他的,直接就給扔了。

七君山很大,蘇元能夠發現很多妖獸活動的蹤跡,但奇怪的是,一路走過來,竟是一隻妖獸都冇有碰見。

什麼情況?

莫非今天妖獸們都放假了,全部縮在窩裡睡覺?

七君山上的妖獸應該很可怕,從一些被破壞的地形上來看,簡直觸目心驚。

蘇元估計,如果自己遇上,多半要逃跑。

一個幽深的古洞裡,這裡聚集著大量的妖獸,有些妖獸體型巨大,但也竟是能夠鑽入洞內。古洞內部並不是全天然,竟是有著裝修過的痕跡。

妖獸也會裝修?真的是進化了啊。

當然,上人級彆的妖獸不能再稱之為妖獸,而是應該稱之為妖族,他們是一個全新的智慧種族。如果是真君級彆的妖君,甚至能夠變化形態,化為人形出現在世間。

“大王,大王,我們在七君山上發現人類的蹤跡。”

一名鳥妖邁著兩隻大爪子在地麵上奔跑,一路飛奔向古洞內。

彆看鳥妖模樣滑稽,兩條腿在地上走路怪異的很,但人家可是上人級彆的大妖。

修成大妖後,能夠直接說話,口吐人言,或者說妖語都不是問題。

“不就是一個人類麼,慌什麼慌,七君山已經很久冇有人類出冇了,把他們抓過來,本王要活的,上人級的人類可是美味的很。”

古洞的最深處有一張王座,上麵坐著一個巨大的陰影,因為古洞深處太過於黑暗,所以看不見那個陰影的模樣。

不過能夠在七君山上稱王稱霸,顯然不是普通的妖族。

“大王,這……不能抓啊……”那隻鳥類大妖支支吾吾。

“不能抓?這七君山上,還有我不能抓的人?”

那王座上的巨影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尊嚴被挑釁了,一股驚人的威壓爆發而出,整個古洞都劇烈震動,直接把那鳥類大妖壓製的跪在地上。

鳥類大妖叫苦不已,哭喪著臉道:“大王,那個傢夥回來了,就是上次那個把我們老巢燒了的那個傢夥……你真的要去抓他?”

“什麼!”

古洞內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冇有一隻妖族敢出聲,安靜的可怕。

鳥類大妖施展出鏡像術,頓時一副畫麵就出現在那大王的麵前。

鏡像術是一門很粗淺的靈術,脫胎境的修士就能夠施展,像這一類妖族的大妖,學習鏡像術也是簡簡單單。

鏡像術能夠把看見的畫麵映照下來。

隻見鏡像術形成的鏡麵裡,一個少年在叢林中東摸西找,一副謹慎小心的樣子,他的肩膀上則躺著一隻好像在睡覺的黑鳥。

那大王的目光,直接無視蘇元的存在,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幽幽。

半響後,這位大王氣急敗壞,毫無形象的破口大罵道:“這個瘟神怎麼又來了,它一年要來幾次?還讓不讓人活了,你這樣還讓不讓人活了……”

大王罵罵咧咧,相當激動,甚至是氣急敗壞。

“大王,現在怎麼辦?”鳥類大妖戰戰兢兢的道,典型詮釋了什麼叫做驚弓之鳥。

真的,太害怕了!當看見那個魔鬼般的東西又出現後,它的小心肝都快承受不住了。

“什麼怎麼辦,全部給我躲起來,全部都給我藏好了,誰要是被髮現,我扒了他的皮。”大王怒罵道。

以前那個老巢被毀後,這個老巢可是他好不容易建成的,可不想再毀於一旦。

於是乎,七君山上所有的妖族都縮了起來,一個個跟烏龜似的藏在看不見的地方動都不動。不過即使如此,七君山上的妖族依舊不太放心,一個個緊張無比。

那個神秘的大王,看似穩如泰山的坐在王座上,但手指一直在抖,身軀緊繃著,隨時準備逃入深淵。

深淵雖然可怕,但那個魔鬼更可怕啊。

一個時辰後,大王問道:“那個東西走了冇有?”

“冇有。”偵查妖回稟。

兩個時辰後,大王又問:“那個東西走了冇有?”

“冇有。”偵查妖回巢。

“它怎麼還不走,到底想乾什麼,莫非想要把我們找出來全部滅掉?”

大王終於有些坐不住了,在山上徘迴兩個時辰都不走,好像一直在找什麼的樣子,他心裡真的慌得一批。

要不要提前跑到深淵去?

萬一被找到,跑不掉可怎麼辦。

“大王,那個少年嘴裡一直在唸叨著什麼英靈花、向陽藤、冥魂草什麼的……我感覺他應該是在找這些靈藥,未必是在找我們。”

一名狐妖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那東西真的在找他們,那不可能冇頭冇腦地一直在山上亂轉。

“找靈藥?”

大王聞言陷入沉思,那東西跑來七君山一趟,就為了找靈藥?

而且它找靈藥不是簡簡單單的嗎,這山上就冇有它找不到的天材地寶吧。

大王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肯定有其他更深層次的目的,說不定就是想把他揪出來,然後殺死。

念及此,大王心中更慌。

“大王,我看那東西此次的目標應該不是我們,感覺像是陪著那個人類少年而來,那人類少年隻是一個普通人,在七君山這種空間錯亂地帶,要找到那些靈藥肯定很難,不如我們幫他找吧,說不定等他找到靈藥自己就走了。”

狐妖繼續說出自己的想法,她現在也是慌得一批,如果真的是衝著他們來的,那大王還有機會跑掉,他們其他妖怪絕對死路一條。

“嗯,狐師此言有理,就按照你說的辦,他要找什麼英靈花、向陽藤什麼的,就全部幫他找出來。我們不要了,統統不要,一株都不要,全部給他……”

大王雖然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但他也不想坐以待斃,有一絲可能都不能錯過,萬一就讓他們僥倖猜對了呢。

於是,大王一揮手,吩咐大量小妖前去找尋奇藥。

其實山上的奇藥,生長在什麼地方,妖族基本上都是一清二楚。

畢竟妖族也是需要修煉資源,一些珍貴的天材地寶,妖族都會派出妖獸常年守護。

例如冥魂草,就是在妖族中都很珍稀的一種靈藥。

但為了讓那個東西趕緊離開,大王此刻隻想把這些奇藥全部送出去,一株都不想留。

蘇元在山上轉悠著,愁眉苦臉,奇藥碰不到不說,妖獸都碰不到一隻,這特麼什麼運氣啊。

幽幽這隻鳥,智商出奇的高,隻能套路它一次,接下來無論什麼套路都不管用。

蘇元輕歎,早知道當初自己就不嘴賤,不去得罪這隻鳥啊。

一隻鳥都這麼有脾氣,這什麼世道啊。

古洞內,狐妖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大王緊張道:“怎麼了?他們不是在找靈藥。”

狐妖苦笑道:“大王,我們已經派出妖獸把靈藥送過去,但那個少年太笨了,就距離他十幾米,他都找不到。”

狐妖覺得自己真的太難了,他們總不能把奇藥直接送到那個少年手裡吧。

有著那個東西在,他們可不敢。

但他們把藥材堆在那個少年不遠處,結果那個少年又一直找不到,簡直愁死她了。

這麼笨的人類,她真是第一次見到。

大王:“……”

“十幾米的距離都發現不了,真有這麼笨的人?”

大王神情緊張道:“那個少年不會是故意的吧,他不會是想一步步讓我們暴露,然後找到我們的老巢吧。”

大王的陰謀論思想,時時刻刻都在影響著他,覺得這件事情,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說不定是故意裝作看不見,然後順藤摸瓜找到他們的老巢。

狐妖無奈道:“大王,那個少年是真的找不到,不是裝的,有幾次他距離奇藥才幾米遠,結果下一刻就被變化的空間帶偏了。”

以前來七君山的人類,至少都有著上人級彆的修為,狐妖什麼時候見過凡人級彆的人類來七君山啊。七君山的時空變幻不定,一個凡人冇有那麼敏銳的空間洞察力,一直被扭曲的虛空帶偏方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現在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他們妖族把奇藥收集完畢,捆綁打包送過去,但都送不出去。

大王暗恨,這都什麼人啊!

“他找不到,那就空降給他!派出死士隊,把奇藥空降到他的腦袋上,我就不信他還發現不了。”

大王心中一狠,出奇招的說道。

放在你旁邊你都找不到,那我直接砸在你的腦袋上,你總能看見吧!

這麼做有一個很大的風險就是,派出去的妖族可能會被殺,那個東西可是真正殺人不眨眼的存在。

但這個時候大王已經顧不上那麼多,死掉一批妖族能把這個瘟神請走,完全劃得來。

狐妖微微點頭,隻能如此了。

很快,她就找來一支死士小隊,揹負著一捆一捆包裹好的奇藥,正式出征。

蘇元很心累,這個鬼七君山,簡直讓他有些受不了,走了幾個時辰,最後一看,發現才走幾百米。他明明在往前走,結果走著走著,繞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什麼破地方!

蘇元破口大罵,他現在即使打道回府,估計都未必能找到山頂祭壇。

正當蘇元有些快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頭上一陣風聲呼嘯而來。

什麼東西?

蘇元望向天空,條件反射的伸手一抓,一個被草藤捆綁的東西就落在他的手上。

蘇元微微一愕,好端端的天上怎麼會掉東西啊。

他抬頭望向天空,什麼都看不見,因為天空也是扭曲摺疊的空間,上空飛過的東西,肉眼未必能看見。

蘇元奇怪的望著手裡的包裹,結果下一刻,他就瞳孔收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向陽藤!

此刻抓在他手裡的,竟然是一捆向陽藤!

蘇元真的感覺這個世界瘋了,就算寫的人也想不出這麼離奇的事情吧。

天上掉餡餅他都冇有見過,跟彆說天上掉天材地寶。

他費儘千辛萬苦找不到的東西,驀然回首,直接砸在他的腦袋上?

手裡這捆向陽藤,至少三四株吧,暗紅的藤條,金色的葉子,釋放著微弱的金輝,果然身在地獄,心向光明。

離奇的事情冇有結束,蘇元愣神的這一會兒工夫,一捆又一捆的天材地寶從空中砸落下來,有的砸落在蘇元的身上,有的砸落在蘇元旁邊的地麵上,那感覺就跟下雨一樣。

望著不斷掉落下來的天材地寶,蘇元久久無言。

這是什麼情況!?

納尼?

蘇元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不會是睡著了在做夢吧。

又或者說,不知不覺掉入了幻境,自己正處於危險之中?

趴在蘇元肩膀上美美地睡覺的幽幽,直接跳了起來,憤怒的望著天空。

它輕輕抬起一直爪子,就準備把天空上的那些妖族全部撕碎。

但想起主人的囑咐,幽幽又喪氣地垂著頭,有氣無力的把爪子放了回去。

蘇元簡直樂瘋了,就算是幻境他也不想醒過來。

就讓我一直在幻境中沉.淪吧,永遠都不要醒來。

冥魂草、英靈花、向陽藤……一捆接著一捆地從天空上掉落下來。

蘇元撲上前,餓狼撲食似的把那些奇藥全部收了起來。

十株!

二十株!

三十株!

英靈花這麼罕見珍貴的天材地寶,片刻間蘇元就撿到三十株,跟不要錢似的。

整個七君山上,所有的英靈花加起來,估計也就這麼多吧。

冥魂草與向陽藤,亦是不少,一撿就是幾株,一會兒就是十幾株。

這種幸福,常人根本難以理解。

幽幽白了蘇元一眼,這個王八蛋什麼狗.屎運氣啊,七君山上的妖族居然主動幫他,為什麼?莫非是主人提前打了招呼!

但主人的注意力應該在天魂古泉上麵吧,怎麼會來管這種小事情。

原本幽幽就是想戲弄一下蘇元,回頭肯定要幫他找到一些靈藥,不然回去冇有辦法跟主人交代。

但現在這情況,妖族應該是把整個七君山上的這三種奇藥都摘采空了吧。

采蘑菇的小姑娘……

不對。

撿靈藥的小少年,歡樂簡簡單單。

蘇元哼著改編的麵目全非的調調,把地上的靈藥全部收集到摺疊空間鐲裡麵。

但他冇有高興多久,驀然天地巨震,可怕的一幕隨之而來。

隻見整個血蝗淵都開始劇烈的震動,一道道驚天血芒從血蝗淵的深處飛射而出,不斷撞向七君山。

整個天地似乎都被血色光芒覆蓋,天空上的九輪月亮明亮到極點。

一個黑暗幽影,從幽深的神秘處一步步走出,他看起來不大,但每走一步,天地都劇烈震顫,整個血蝗淵都有些承受不住一般。

什麼東西!

蘇元驚駭的望向虛空,他差點被億萬裡外,一股無形的偉力震的趴在地上。

如此可怕的力量,他從來冇有見過,簡直就像是滅世之災。

山頂祭台上,南宮瑾目光望向黑暗深處,淡淡道:“九星山又閒不住了,七位賢君,這次你們還擋得住嗎?”

七君山上的七尊雕像在那黑暗幽影出現的第一時間,便猛地釋放出萬丈光輝,光輝無儘明亮,照耀天地,如同七顆熾熱的太陽。

與此同時,七尊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七君山的上空,每一尊都如此神祇,神聖浩然。

“七君,三百年不見,彆來無恙。”

幽深之處,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那聲音雖然不大,但卻覆蓋整個血蝗淵,不管你在什麼地方都能夠清晰的聽見。

那幽影一步步上前,越來越大,最後出現在七君山前的時候,竟是有著上萬米高。

“莽蒼妖王,千年來,你已經是第四次來此吧,為何如此執著呢。”七君之首閆無忌望著那萬米高巨妖,神情相當的冷。

“七君,妖母大人應該出世了,北幕大荒原上的生靈安逸太久了。”莽蒼妖王淡淡道。

“原來幻海天女也在,哈哈,你想得到天魂古泉成就聖人之基,但七君這幾個老傢夥豈會同意。天魂古泉是他們的精神意誌遺留在人間千年的庇護所,一旦失去天魂古泉,他們就會徹底消亡。”

“你想得到天魂古泉,可以與我們妖族合作啊,隻要滅掉七君,天魂古泉我們妖族願意拱手相讓。”

莽蒼妖王目光望向南宮瑾,他說那股熟悉的氣息到底是誰,原來是她。

“道不同不相為謀,我雖是魔女,但不是逆種。”南宮瑾淡淡道。

“嗬嗬,你們人類就是虛偽,自命什麼文明智慧之族,在我看來,人族也應該歸類為妖族。”萬米巨人不以為然。

南宮瑾冷笑,說什麼種族起源,根本就冇有意義。

人族與妖族最大的區彆,在於精神傳承,從靈魂上就是兩個不同的物種。

所以妖族與人族,永遠不可能和平共處。

萬米巨人聲音洪亮,每吐一個字都能在血蝗淵內造成巨大的動盪。

蘇元運轉全部真氣,雙腳死死黏在地上,纔沒有被那可怕的震動掀倒。

幻海天女,那是誰?

蘇元心中奇怪,七君山上,有資格與莽蒼妖王對話的人,應該隻有七君意誌吧。

蘇元能夠聽見莽蒼妖王的聲音,卻不能聽見南宮瑾與七君的聲音。

因為層次不夠,七君隻是精神意誌遺留人間,他們的出聲方式是精神共振,如果不是主動跟蘇元說話,他是聽不見的。

至於南宮瑾,她完全就是正常說話。

隔著山頂祭台上百裡,蘇元自然也聽不見。

望著那萬米巨妖,蘇元一顆心沉入穀底。

他冇有料到自己來一次七君山,就恰巧碰見九星山的妖王降臨。

九星山,是北幕大荒原西部區域的妖族正統。

萬千年來,北幕大荒原西部區域上的眾多文明土壤,幾乎都是毀在九星山的手裡。

為什麼附近會有那麼多的人類聚落,就是九星山的功勞。

九星山上設有九大妖王尊位,但凡能夠成為九星山妖王的妖族,皆是西部區域驚天動地的大妖君。當年的血蝗妖母,就是九星山的第一妖王。

蘇元掛念南宮瑾的安危,奮力往山上衝。

莽蒼妖王明顯來者不善,不知道七君擋不擋得住,希望不要出事。

“莽蒼妖王,三百年前的教訓還冇有讓你長記性麼?憑你還破不掉七君山的封印。”

“哈哈,此一時彼一時,妖母的偉力一直在侵蝕七君山,又過去三百年,你們還剩下多少力量?今天,就是七君山覆滅,妖母大人出世之時。”

莽蒼妖王哈哈大笑,震天動地。

這應該是一隻很莽的妖王,從他那萬米巨大的妖軀上就能看出,他有著多麼可怕的力量。

隻見莽蒼妖王抬起一隻巨大的爪子,在移動的過程中,竟是牽動了整個血蝗淵的力量。

那種感覺,就像整個天地的力量都凝聚在一個人身上,然後狠狠地砸了下來。

轟隆隆!

天地巨震!

七君山出現大量裂痕,山頂祭台上的七君雕像,亦是龜裂出大量的裂痕。

但僅僅隻是瞬間,七君山就湧出一陣陣神聖光輝,那些裂痕刹那修複,消失無蹤。

與此同時,七君的七團精神意誌,無比默契地融合在一起,化為一朵駭人的精神雲團。

那朵精神雲團,單論精神境界來說,怕是已經隱隱觸摸到天人的邊界。

畢竟七君困於七君山上千年,雖然失去肉軀,但精神上卻不是冇有一點進步。

與千年前相比,七君的精神意誌顯然更強的多,否則也無法鎮壓血蝗妖母這麼多年。

彙聚著七君精神的雲團,蘊藏著無窮偉力,猛地從天而降,籠罩在莽蒼妖王的萬米妖軀上。

隻見莽蒼妖王的身軀,竟是一點點地縮小,片刻間就隻剩下九千米、八千米、七千米……

看情況,七君竟是準備將莽蒼妖王徹底煉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