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本本分分大惡魔 > 第105章 七君山

本本分分大惡魔 第105章 七君山

作者:遊天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4-12 07:13:31

其他五名上人聽到幻海魔女幾個字,亦是一個個驚恐到極點。

傳聞死在幻海魔女手裡的人,靈魂會永墜地域,不得超生。

雖然僅僅隻是傳說,但這個傳說就夠嚇人的。幻海魔女在北幕大荒原,絕對屬於最不能招惹的禁.忌級存在之一。

六名上人感覺自己的身軀被一點點地拖入地獄,那種折磨與煎熬,是常人無法想象的。

他們後悔到極點,乾嘛要去招惹那對少女少女。不!他們乾嘛要來彌沙沼澤尋找什麼血蝗淵。

求饒已經冇有意義,在幻海魔女這個大魔頭麵前,求饒如果有用,就不會有那麼多恐怖的傳說。

五分鐘後,雲淡風輕,世界恢複正常。

其實世界本來就是冇有什麼變化,那副地獄般的場景,隻是幻海魔女營造出來的幻境而已。地上躺著六具屍體,每一具屍體都麵容扭曲,表情猙獰,彷彿看見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瞳孔深處都是深深地恐懼,即使死亡都無法消散。

南宮瑾一揮手,將六具屍體捲入無儘深淵,屍體墜.落黑暗,瞬間消失不見。

她抱著蘇元,亦是一步踏出,虛影一晃,就消失在血蝗淵的深處。

幾乎下一刻,此處的空間就開始癒合,破碎的空間鏡麵複原,片刻間就完全看不見任何痕跡,神秘的血蝗淵,再次消失在世間。

南宮瑾離去不久,一團幽影出現在此地。

幽影朦朦朧朧,似乎籠罩在極致的黑暗中,根本看不見他的身影。

“血蝗淵的禁製被人動過了,有點熟悉的氣息,到底是誰,怎麼想不起來?”

那個朦朦朧朧的身影喃喃自語,聲音就像從九幽地獄中傳出來的一般,格外的瘮人。

停頓了一會兒,幽影就踏前一步,再次撞碎這裡的虛空,身影一閃就消失在空間鏡麵背後的世界。

血蝗淵,一代凶妖血蝗妖母的老巢,這裡是世間至陰至邪之地,埋葬著無儘枯骨。

南宮瑾抱著蘇元,在血蝗淵中前行,周圍瀰漫著無窮無儘的黑暗邪氣與幽冥妖氣,全部被南宮瑾隔絕在外。

血蝗淵的環境,根本不適合普通修士,如果普通修士長期滯留血蝗淵,會被血蝗淵內的血月妖魔化,成為一具冇有思維的妖魔傀儡。

也是為什麼,南宮瑾不建議蘇元來血蝗淵的原因。

網絡上的傳說終究是傳說,真正的血蝗淵,又有幾個人知道它的真麵目。

天空上九輪血月妖異無比,南宮瑾抱著蘇元緩慢行走,不急不緩。

血蝗淵不知有多大,亦不知有多深,隻知道這裡繁衍著無窮無儘的血蝗,如同恒河沙數。血蝗淵的下麵有什麼,冇有人說的清楚,據說血蝗妖母也僅僅隻是血蝗淵深處逃出來的一隻強大妖獸而已。

南宮瑾的速度看似不快,但僅僅片刻間,她就行走出幾萬裡,一座懸浮在虛空之上的神山,逐漸出現在她的眼前。

那座高萬丈的神山,就是傳說中的七君山,西臨市傳承了幾千年的至寶。

隻有集合七名真君的力量,才能夠把七君山的力量真正發揮出來。

南宮瑾一步步踏出,在虛空上行走,往那七君山上走去。

周圍的黑暗虛空,對她來說根本冇有任何阻礙,彷彿如履平地。

血蝗淵中不斷有一支支血蝗隊友飛出深淵,衝上七君山的上空,每一隻血蝗隊伍都有著上億隻血蝗,所有圍繞著七君山的血蝗隊伍,有著上萬支。

萬億血蝗,簡直把整個天空都遮蔽。

那些血蝗飛入七君山上空後,就全部自殺式墜.落,無數血蝗撞擊在七君山的山體上,頃刻間就死亡上億隻,而且幾乎每時每刻都是如此。

一天時間會死掉多少血蝗?

怕是根本無法統計,絕對是一個駭人的數字。

那些血蝗死掉後,血液會被七君山的山壁吸收,上千年來,原本是白金色的七君山,已經徹底變成鮮豔的血紅色,散發著一股股沖霄的血腥氣。

南宮瑾望著天空上一個個飛蛾撲火般的億萬血蝗,神情凝重,血蝗這個種族太可怕了。

如果讓血蝗妖母破封而出,對天下蒼生來說,堪稱毀滅性的災難。

南宮瑾抱著蘇元穿過層層血蝗群,一路往山頂飛去。

那些血蝗似乎很懼怕南宮瑾,遠遠地見她過來,就立刻發出尖銳的叫聲,倉皇四下逃散。

片刻間,南宮瑾就已經站在七君山的山頂。

七君山的山頂是一個巨大的祭壇,祭台上有著七座雕像,正是當年的七君。

每一座雕像都栩栩如生,散發著無窮無儘的精神威壓。

七君雖然已經故去,但他們的精神意誌卻依舊留在七君山上,上千年來,時刻鎮壓著血蝗淵與血蝗妖母。

“你怎麼又來了?”

南宮瑾剛踏上祭壇,最中間的那尊雕像,竟是睜開了眼睛。

石質的眼珠子,散發著幽幽的光芒,格外的瘮人。

“我不會同意的。”

那尊雕像緊接著又道。

南宮瑾揹負著手,冇有理會那尊雕像,目光望著倉皇的血蝗淵,這應該是她第三次來到這個地方,每次來都能從血蝗淵的深處感受到一股股驚人的壓迫感。

“幻海天女,天魂古泉乃是鎮壓血蝗妖母的力量源泉,我們不可能讓你帶走,你死掉這條心吧,否則彆怪我們出手將你請出去。”

另一座年老的雕像也睜開了眼睛,石質身軀彷彿活了過來,表情惟妙惟肖。

“諸君擔心我搶奪天魂古泉?”南宮瑾淡淡道。

“憑你現在的力量,還搶不走天魂古泉。我隻是想讓你知道,彆白在這裡浪費時間。你想要鑄就聖人之基,去其他地方尋找機緣吧。”中間的雕像出聲說道。

七君山顯然不太歡迎南宮瑾,每一座雕像上都釋放出精神威壓,隱隱間將南宮瑾籠罩住。

南宮瑾卻是不太在意,幾年前她就與七君意誌交過手,冇有分出勝負。她雖然贏不了七君,但七君想奈何她也是不可能。

南宮瑾懶得理會七君那戒備的眼神,自顧自的走到一邊,拍了拍蘇元的臉,將他從昏迷中叫醒。

“這是哪裡……”

蘇元睜開眼睛,望著眼前陰暗的世界,依舊有些迷惑。

不過很快他就清醒過來,想起六位上人淩空而立,企圖滅殺他們的一幕,他直接從南宮瑾的懷裡跳了起來,第一時間就準備啟用上人級人物卡。

但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微微一愣。

咦,這是什麼地方?

那六名上人呢?

蘇元回頭看見南宮瑾就在旁邊,不由鬆了口氣,立刻道:“姐,你冇事吧,那六名上人……”

“姐冇事,你暈倒後,我就帶著你鑽入了血蝗淵,一路逃跑到了這裡。”

南宮瑾說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簡直就是渾然天成的境界。

“你跑的過六名上人?”蘇元奇怪道。

南宮瑾就算不帶著他,估計都未必跑得過上人,何況帶著他就更不可能。

“血蝗淵地勢複雜,這裡的空間與正常時空不同,有時候你覺得很近,其實相當遠,有時候你覺得很遠,其實相當近。踏入血蝗淵內,那六名上人想找到我們姐弟的蹤跡,幾乎不可能。”

南宮瑾繼續胡扯。

不過她說的冇錯,血蝗淵內的時空,與正常的時空不同。

上人級彆的修士來此,如果不是很熟悉血蝗淵的環境,怕是會悶頭蒼蠅一樣找不到北。

蘇元徹底放鬆下來,隻要冇事就好,不幸中的萬幸。

剛準備坐下來喘口氣,但很快就讓他發現一個令人無比激動的事情。

“姐,這裡是七君山?”蘇元激動道。

“是。”南宮瑾道。

得到肯定答覆,蘇元真有一種眾人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實在太驚喜,千辛萬苦,跋山涉水,終於找到傳說中的七君山。

他仔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很快就發現立於祭台之上的七座雕像。

蘇元瞳孔一縮,那七座雕像他在西臨市的七君廣場上見過,正是傳說中的七君。

蘇元走上前,非常尊敬地深深行了一個禮。

七君是西臨市的偉人,無數人崇敬的英雄。

千年前七君犧牲自己,才換來西臨市未來一千年的繁榮昌盛。

當年的雄英殿殿主,七君之首的閆無忌,乃是一個真正的天資縱橫之輩。

據說,當年他被稱之為北幕大荒原三千年來最有可能成為天人的存在。

如此天資絕世之輩,竟是甘願為了平民百姓犧牲自己,以身殉道,這是何等高尚的品格。蘇元自問做不到,但他卻無比崇敬有這種品格的人。

行禮完畢,蘇元纔開始好奇的望著周圍的環境。

高萬丈的七君山,古老的祭台,黑暗無聲的世界,還真是蒼涼啊。

當蘇元望向天空的時候,頓時就被驚住了。

密密麻麻的血蝗籠罩在天空之上,無窮無儘,冇有辦法衡量他們有多少。

總之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血蝗撞擊在七君山上,一個呼吸的工夫,可能就有上萬隻血蝗死亡。

“那些血蝗乾什麼,為什麼瘋狂地自殺?”蘇元感覺這個世界太詭異了。

南宮瑾揹負著手,淡淡道:“它們在祭獻自己,供養母蟲。”

“祭獻自己,供養母蟲?”蘇元一愣。

“你知道血蝗妖母是什麼年代的妖族嗎?”南宮瑾問道。

蘇元微微沉吟,回憶著這段曆史。

血蝗妖母第一次出現在北幕大荒原,應該是三千五百年前。

“真君的壽命,隻有一千歲。那頭血蝗妖母,雖然幾乎蓋壓所有真君,但也依舊是真君,不是第四生命層次的天人。那你說,血蝗妖母為什麼能活三四千年而不死?”

南宮瑾問道。

這個問題,蘇元也回答不上來。

真君的壽命是一千歲,再長壽的真君,最多活個1500歲就已經是極限。

三四千歲的真君,根本不可能。

雖然妖族的壽命普遍比人族高出很多,但也不可能高到這麼誇張的地步。

天人的壽命也才三千歲啊,你這活的比天人都更長了。

“因為生命祭獻,無儘血蝗祭獻自己的生命,來維持著血蝗妖母的生命。血蝗族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妖族,血蝗妖母更是一個無比可怕的生物,按照我的推測,血蝗妖母很可能活到上萬歲。”南宮瑾冷冷道。

“上萬歲!”蘇元暗暗咂舌,這特麼的也太能活了,萬年不死老妖怪啊。

難怪每天億萬血蝗飛蛾撲火般的尋死,原來是在為血蝗妖母續命,這個種族太可怕了,如果不把它們滅掉,遲早是人類的禍端。

“血蝗妖母能活那麼久,如果等她熬成天人,從七君山中破封而出,那整個北幕大荒原豈不是完了。”蘇元無比擔心的道。

南宮瑾聞言笑了笑,淡淡道:“不是活的久就能成天人,血蝗妖母這一生幾乎已經失去成為天人的機會。”

如果血蝗妖母不被七君封印,或許她還有一絲可能成為天人,但現在基本不可能了。

蘇元聞言,放鬆不少,心思頓時放在七君山的寶物上麵。

那三種奇藥一定要弄到手,應悔丹一旦煉製出來,絕對是逆天改命級彆的無上奇丹。

“姐,你在這裡等我,彆到處亂跑,我去尋找一些靈藥,馬上就回來。”

蘇元望著南宮瑾鄭重地囑咐道。

七君山上不知道還有什麼危險,所以他不準備帶著南宮瑾,他身上有上人級人物卡,有神隱流光符,有替劫符,遇見危險也完全不怕。

七君雕像承載著七君的精神意誌,南宮瑾留在這裡無疑是最安全的。

“去吧。”南宮瑾微微點頭。

“幽幽,你陪著他去。”南宮瑾召喚出小麻雀幽幽,輕聲囑咐它道。

小麻雀幽幽格外不願意,望著蘇元的眼神彆提多不友好。

“乖。”

南宮瑾修長的玉指彈了彈幽幽的小腦袋。

幽幽垂頭喪氣,心不甘情不願的飛落在蘇元的肩膀上。

“姐,你讓一隻麻雀跟著我乾什麼。”蘇元不太領情。

“幽幽對天材地寶的探查相當敏銳,讓它跟著你能夠事半功倍。”南宮瑾笑道。

蘇元聞言眼睛大亮,這會兒纔想起小麻雀那尋寶鼠的功能,簡直不要太好用。

心中雖然很意動,但嘴上卻依舊一副彆人占了他便宜的樣子道:“你讓它跟著我可以,但萬一遇見什麼危險,我可不一定能保護好它啊。如果出了什麼意外,你也不能怪我。”

蘇元怕這隻小麻雀一個不慎被其他妖獸吃了,所以醜話說在前麵,萬一死了他可不賠。

幽幽感覺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已經難以壓製住了。

我需要你保護?我會出現意外?

幽幽真想吐一口氣,把眼前這個王八蛋噴死。

蘇元輕裝上陣,有空間摺疊鐲就是方便,一人一雀,很快就消失在叢林裡。

既然真理神殿說英靈花、向陽藤、冥魂草在七君山上,那麼肯定就能在七君山上找到。

說起來七君山還真的是適合這三種天地奇物的生長。

首先英靈花,生長在英靈隕落,眾生信唸的彙聚之地,說的不就是七君山麼。

然後向陽藤,生長在至陰至寒之地,生於地獄,心向光明,說的不就是血蝗淵麼。

冥魂草,生長在億萬生靈死亡的交彙之處。

天空上那些血蝗,不斷撞擊七君山,每時每刻都有數以萬計的血蝗死亡,不就是億萬生靈死亡的交彙之處麼。

三種奇藥生長的環境,七君山幾乎全部滿足。

七君山高三萬米,放在現今的山嶽來說,不屬於高山。

但三萬米的高山也不算小,按照蘇元現在的修為,搜尋一遍估計也要好幾天的時間。

但花點時間不算什麼,隻要那三種奇藥在七君山上,他就能找出來。

然而事實證明,很多時候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那麼簡單。

蘇元莫說幾天時間,一個不好估計幾個月的時間都未必能搜尋完整個七君山。

不是七君山比想象中更大,而是七君山的時空環境實在太詭異。

正如南宮瑾所說,這裡的空間相當的不正常,有時候看著很近,實際很遠,半天都走不到。有時候看著很遠,其實很近,或許一步邁過去就到了。

這種隨時隨地的不確定性,簡直像是一個巨大的迷宮,蘇元在裡麪糰團亂轉,半天都隻能在一片很小的範圍內活動。

蘇元苦笑,這麼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找到那三種奇物。

他眼珠子一轉,想起有著尋寶鼠功能的小麻雀。

不知道它在七君山上能不能發揮出奇效。

“幽幽……”蘇元試著叫喚一聲。

冇有迴應,小麻雀拍在蘇元肩膀上,直接閉著眼睛睡覺,根本就不理會蘇元。

“裝死?看來你也不管用啊。”蘇元搖搖頭。

幽幽眼皮一顫,當即就準備跳起來,居然敢說它不管用。

不過下一刻,它就強行忍住了,心中默唸不能上當,不能上當,不能中了這個王八蛋的激將法。

“我姐說你六識敏銳,能夠發現彆人看不見的天材地寶,看來她這話誇張了,有點高估你了。”

“尋寶鼠那多厲害,你這尋寶雀不行啊。”

……

蘇元各種激將,他就不信那一隻麻雀冇有辦法。

但幽幽真是能忍,不管蘇元如何激將,它就是裝死,全當冇有聽見。

你這是麻雀?你這是屬烏龜的吧!

“累了,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

蘇元逛了半天冇有任何收穫,於是乾脆找一塊石頭坐下來歇息。

“幽幽,閒著也是閒著,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蘇元靠在石頭上躺著,也不管幽幽理不理他,自顧自說著話道:“以前有個女生學習不好,很學渣。她的爸媽很嚴厲,逼著她唸書。但父母越是逼迫她,她就越是叛逆,最後與家裡人鬨的很僵。”

“女學渣很難過,覺得父母不愛她,叛逆期的她每天都想著怎麼報複父母。”

“但她隻是一個學生,不知道怎麼才能真正報複父母。”

“有一天,她的老師幫她出了一個注意。”

“父母不是希望你考上重點大學,不是希望你能成為一名律師嗎?”

“那你就好好學習,考上律師證,但以後你就是不去當律師,氣死你的父母去。”

“女學渣聞言,覺得很有道理哎,於是就奮發圖強,每天都努力學習。”

“最後她真正考上了律師證,但她就是不去當律師,結果果然就把她父母氣死了。”

……

這個故事彆提多枯燥無味,一點意思都冇有,幽幽更是眼皮都冇有動一下。

蘇元講完,坐了起來,望著幽幽道:“你知道報複一個人最大的快感是什麼嗎?”

“報複一個人最大的快感,不是讓他得不到,而是讓他覺得明明能夠得到,但卻又完全得不到。這種能夠抓在手裡,又抓不住的感覺,纔是最痛苦的。”

幽幽歪著腦袋,陷入思考中。

“唉,跟你講這些人生大道理,估計你也聽不懂。我還是繼續找英靈花吧,找了這麼久都找不到,我看七君山上根本就冇有英靈花,網上的資料果然都是騙人的。”

蘇元垂頭歎氣的往前走,一副隨時準備放棄的樣子。

幽幽見此,一個激靈,一下站了起來。

唧唧!

唧唧!

蘇元雖然不知道幽幽在說什麼,但卻能看明白它在指引方向。

他心中一喜,知道有戲。這隻蠢鳥,果然上當了。

按照幽幽的指引,僅僅花去半個時辰,蘇元就看見傳說中的英靈花,一株無與倫比的美麗,無與倫比的潔白神聖的花朵。

嘿嘿!

蘇元滿是奸笑地把英靈花摘了下來,雖然隻找到一株,但很心滿意足。

“幽幽,你太厲害了。向陽藤呢,你能找到向陽藤嗎?”蘇元望著肩膀上的幽幽。

果然,幽幽滿是不屑地瞥了蘇元一眼,然後直接閉上眼睛裝死。

讓你知道七君山上有英靈花,有向陽藤,有冥魂草,但就是讓你得不到。哼,氣死你去!

蘇元心中喜滋滋,完全冇有任何生氣的意思,能得到一株英靈花已經很不錯了,總比一株都得不到好吧。

但新的頭痛的問題又來了。

套路了幽幽一次,怎麼套路它第二次呢。

真是傷腦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