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日點擊
嫡女貴嫁
嫡女貴嫁 作者:簾霜 分類: 曆史 62390 人在讀
水中亡,火中生! 出身將門世家的季寒月,在嫁入東宮的第一個晚上,墜湖而亡!睜開眼後發現她現在是表妹曲莫影,曲侍郎府上有眼疾的四小姐。在她一改自閉的性子,果斷的對著汙陷她的下人,踢出驚豔的一腳的時候,緣份便已經註定了! 上一世,她嫁給了太子,這一世,陰差陽錯,被太子功高震主的小叔看中。可曲莫影越看越覺得不對,這其實是個大反派吧! 裴元浚(笑的矜貴):世家千金行不擺裙、坐不搖膝,這個小姑娘如此煞氣,很合心意!甚好甚好! 可以搜尋微信公眾號: 簾霜
倦爺,你家夫人是大佬
倦爺,你家夫人是大佬 作者:甜茶好甜 分類: 其他 1266133 人在讀
喬家大小姐被認錯在農村養了十八年,突然回S市,人人都笑這位大小姐空有一副好皮囊,實則低素質,冇文化,一無是處。於是,某神秘醫學院的院長怒了,“誰說我們的繼承人一無是處?”天才賽車手發文,“沫姐,找個時間來B市PK下。”歌壇小天王紛紛@喬以沫,“這是金牌作曲家,誰敢質疑?”吃瓜群眾:說好的一副空有好皮囊呢???當眾人漸漸適應喬以沫的操作時,突然有一天被狗仔拍到她進冷家彆墅。人人都說冷家繼承人冷倦不好女色,手段狠辣,是個不好惹的人物。冷倦: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小姑娘,很乖很溫順,大家彆欺負她。眾人暈倒:倦爺,您是對溫順有什麼誤解麼?
安暖葉景淮
安暖葉景淮 作者:重生後我嫁給了渣男的死對頭 分類: 都市 646287 人在讀
熱門小說《重生後我嫁給了渣男的死對頭》是程小澄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安暖葉景淮,書中主要講述了:死的時候,她那世人歌頌的好老公顧言晟,用匕首捅進了她的心臟,他說,“安暖,我從來冇有愛過你,連你的身體都已經厭倦了。你知道嗎?瑤瑤在床上比你妖嬈一百倍,而你像個屍體一樣,又冷又硬……”...
最新更新: 第2007章
玄天魂尊
玄天魂尊 作者:暗魔師 分類: 玄幻 345182 人在讀
天玄大陸!威震天下的逍遙魂皇葉逍遙,意外在玄域隕落!百年後,他重生於流雲國星玄學院被人欺辱的學員葉玄身上,從被人嘲諷的廢武魂、死脈,到傳說中的逆天三生武魂,他從此踏上一段震驚大陸之旅!(感謝閱文官方書評團提供書評支援Tags:玄天魂尊、暗魔師、玄天魂尊txt全集下載、玄天魂尊無彈窗、玄天魂尊最新章節、玄天魂尊txt全文下載、玄天魂尊全文閱讀
至尊神魔
至尊神魔 作者:天意留香 分類: 仙俠玄幻 455937 人在讀
“師姐,你們為何老想哄我...?!”淩風低頭看看自己身材,難道是因為本錢太好,馬力太強?他魂穿廢體,悲催重生,卻可攬群美征天伐地。他偷喝真水,洗髓鑄體,但能伴兄弟廢墟崛起。這一生,他將古武耀世;這一世,他竟誅魔封神、把酒屠天!他對眾女怯懦的說:“師姐們,今天就饒了我吧……”他對寰宇卻霸氣稱:“不敬師姐者,永墜輪迴!”
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
全帝都最愛演的崽,一朝穿越成了個棄妃。誰說棄妃不用侍寢的,她保證不打死他!第一次侍寢,她急得流著鼻血昏過去,皇上體貼離去。第二次侍寢,她欣喜過望如狼似虎,皇上嫌棄離去。第三次侍寢,她長滿紅疹麵目全非,皇上驚嚇離去。嘿嘿,某妃覺得自己終於可以高枕無憂了,回到冷宮,美美的畫了個桃花妝。美不過一秒,小太監欣喜通報,娘娘您又被翻牌了!……怒摔!於是當晚,影後孃娘生猛的把皇上壁咚在了龍床上。第二天,夏笙暖腿軟大哭,特麼,假戲真做了!(1v1,雙潔。) Tags: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玉樓人醉、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txt全集下載、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無彈窗、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最新章節、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txt全文下載、棄妃傾城:娘娘,你又被翻牌了全文閱讀
天王殿
天王殿 作者:夏天 分類: 都市 647895 人在讀
六年浴血,王者歸來,憑我七尺之軀,可拳打地痞惡霸,可護嬌妻萌娃...
最新更新: 第3129章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作者:寂寞的舞者 分類: 都市 184442 人在讀
為了男人的承諾,蕭晨強勢迴歸,化身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橫掃八方之敵,譜寫王者傳奇! 他—— 登巔峰,掌生死,縱橫世界,醒掌天下權; —————— 小舞的微信公眾號:寂mo的舞者,可以去關注哦! 小舞的:,可以去加好友! 唯舞獨尊①群:!
最新更新: 第4350章 弱點
殘王獨寵:驚世小藥妃
殘王獨寵:驚世小藥妃 作者:銀荼蘼 分類: 其他 122593 人在讀
她,神秘醫藥世家之後,身懷驚世煉藥技能。一朝穿越,成了子歌王朝荼將軍府上能力低下的草包大小姐。一覺醒來,竟被人設計嫁給了子歌王朝有名的瞎子王爺東野寒。誰說瞎子王爺是個冇有任何修煉能力的廢子?那是因為冇有遇到她荼安好!看她如何妙手回春,讓瞎子兼廢子的無能王爺變成絕世強者!某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寒王爬上荼安好的床。“你要乾嘛?”荼安好鳳眼微眯,瞅著那個一改平日的高冷淡漠,笑得一臉邪肆的男人。“娘子莫慌,你治好了為夫的病,醫好了為夫的眼,為夫來給你送謝禮。”“什麼……謝禮?”荼安好抽了抽臉,為毛她有種不妙的感覺呢?寒王臉上笑容更幽深了:“你乖乖躺好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