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辛苦工作一周,好不容易迴家,肖延並不想讓她心煩,因而並不打算今天就跟她說那些煩心事。


    「沒什麽,不是什麽大事。餓了麽?我去給你做飯。」


    林藝廚藝不好,小熊是助理又不是保姆,總不能天天過來幫忙做飯,肖延主動承擔了做飯這個職責。


    說起來他本來也是不會做飯的,之所以磨練出這手好廚藝,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某次吃過林藝煮的麵,之後迴到部隊,就跟後勤一個姓候的老炊事員學的。


    為了享受二人世界,也因為兩人總是不著家,因而黑虎並未跟過來,現在還留在老宅。


    林藝見他悶不吭聲進了廚房,也猜不到到底是什麽事,累了這麽久,好不容易迴家,剛在沙發上癱了一會兒,肖延就迴來了,她還沒來得及洗澡呢!


    等她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敷著麵膜出來的時候,肖延已經做好了簡單的三菜一湯。


    平日裏肖延話就不多,今日大概是心情不好,話更少了。


    林藝瞅著天色漸晚,琢磨著就算有事兒,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也不逼問,假裝不在意他的異常,一邊吃飯,一邊說了些跟著劇組跑宣傳的趣事兒。


    待到吃完晚飯看完新聞,兩人洗漱完進了臥室,一時隻覺屋裏空氣都焦灼起來,兩人唿吸都粗重幾分,哪裏還顧得上其他的事?


    肖延經過漫長的一周惡補,明白了順利度過第一次的訣竅,這一次是無比溫柔,各種小意討好。


    這迴前戲足足的,鬧得林藝五迷三道狀態極好,壓根兒沒心思去害怕那「血腥一戳」,待到肖延順著通道滑進去,再到疼痛傳來,生米瞬間煮成熟飯!


    二合一的感覺實在沒法描述,想像一萬遍,也比不上親身體驗一迴。


    林藝滿頭熱汗,看著伏在身上一動不動的人,隻覺他那目光仿佛都是綠的!


    明明他沒有說話,她愣是接收到了他的腦電波。


    他就像伏在草叢裏,伺機捕獵的兇獸一般!緊緊的盯著她!


    林藝滿心羞澀,隻想往被窩裏躲,偏偏這人性子上來,非要與她十指相扣,她隻能不斷的扭著頭,試圖閉著眼不去看。


    卻聽得一聲低笑,肖延低下頭,在她額頭輕輕一吻。


    輕輕的,好似蜻蜓點水,酥酥麻麻,讓她一顆心軟成了泥。


    紅著臉別過頭,一聲嚶嚀抑製不住的溢出嘴邊,林藝咬著唇不說話,肖延卻像得到了許可,輕輕的動了起來。


    一個女人,一生中可能會有無數次「得趣兒」的時候,但第一次的體驗,總是難以忘懷。


    也許是那特別的疼痛感,也許是那鋪天蓋地的羞澀,總之,是不一樣的。


    當兩人最終抱在一起,一起感受著那讓人恍惚的顫慄之時,林藝心底甚至有種「終於圓滿」的感覺。


    天氣很熱,哪怕開了空調,依然有種燃起來的感覺。


    這一切,就好似水到渠成。


    順利得不可思議。


    林藝很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肖延忍住嘴邊的笑意,撐著手臂盯著她的睡顏看了好半晌,這才輕手輕腳的打水過來給她擦洗。


    完了把染了血的床單換了,再把汗津津的薄被也換了,這才將她塞進被窩摟在懷裏。


    一切美好得不真實!


    這一夜,肖延總是傻笑著醒來,撐著胳膊盯著林藝看。


    林藝睡得極熟,完全沒有察覺到這夜半時刻毫不錯眼的珍視。


    第二天醒來,已經快到中午。


    肖延早已去了單位,準備的早餐放在餐桌上,也早就涼了。


    揉著亂糟糟的頭髮,從床上坐起,林藝許久都沒有迴過神。


    待到憶起昨夜的事,一把掀起被子蒙著頭,好半晌才悶聲笑了起來。


    可隨即,笑聲戛然而止……


    貌似……


    昨晚的行動,缺少了「小雨衣」同誌的參與?


    畢竟新手上路,輕裝上陣成功率更高,顧慮不到很正常?


    想要蓋過一件緋聞,就炒一個新的料出來蓋住;想要忘記一件煩心事,那麽,開始煩惱另一件事,就是最好的法子。


    此時她壓根兒顧不上糾結昨日肖延情緒不對勁的事兒,滿腦子都是「小雨衣」。


    肖延曾經與她說過孩子的事兒,他希望做好充足的準備,再來迎接新生命的到來。


    可他昨晚為何沒有採取措施?


    難道……他不想委屈自己,就想讓她吃藥?


    這麽多避孕措施可以選,怎麽就這麽疏忽?


    這個認知讓林藝很不高興。


    緊急避孕藥對女人傷害很大的好吧!


    難道……他其實想早點當爸爸,隻是考慮到她年紀還不大,所以哄她?


    那她要不要吃藥呢?


    家裏沒有準備這個,還得出去買。


    要不問問他到底什麽意思?


    這個可是有使用時效的,萬一錯過了時間,就不管用了怎麽辦?


    林藝煩得不得了!


    她決定先弄清楚寶寶具體是怎麽來的。


    若是沒有必要吃藥,她還是別亂吃了。


    想到這兒,幹脆光著腳披著睡衣爬起來,跑到隔壁書房,打開了電腦,開始認真查詢排卵期相關知識。


    掐指算著大姨媽的日子,貌似正好踩著排卵期的尾巴?


    林藝更糾結了!


    到底要不要吃顆藥呢?


    有點不好意思啊,出去買這個。


    要不?隨緣?


    反正又不用怕孩子沒爸爸,來了的話,就接待唄~


    其實想起孩子,她其實蠻期待的。


    一個家,有了老公,怎麽能沒有孩子呢?


    她上輩子就想過無數迴。


    要不……就這麽著吧?


    林藝心情複雜的吃了肖延做好的早飯,把午飯對付過去,隨後,她決定裝傻,假裝沒想起這事兒。


    待到晚上肖延迴家,她再看他到底怎麽想的。


    她相信他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渣男,多半是沒經驗,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茬?


    不對,之前蘇醫生給他送過兩小盒計生用品,提醒他要當一個負責人的男人,因而他知道有關避孕方麵的知識。


    難道是昨晚太緊張,忘了這事兒?


    就像她剛開始學炒菜那會兒,明知道要放什麽,真的開火炒上了,卻不是忘了放這個,就是忘了放那個?


    琢磨著亂七八糟的,林藝帶著這次出門買的特產,打算迴一趟老宅。


    多日不見,總要哄哄長輩高興的。


    順便還得探望一下狗子,省得它以為自己慘遭拋棄心情不好。


    行到半路,到底還是不安心,林藝帶著口罩墨鏡,摸進一家藥店,買了一顆事後緊急避孕藥。


    她想著,萬一迴頭改變了主意,也比較方便。


    藥店售貨員見多了這種事,見她走路姿勢有點怪,臉上笑容明明很微小,林藝卻從裏麵體會到了一種「我懂的」的心情。


    一把抄起找零,林藝紅著臉狂奔出了藥店,待到車子停到肖家院門外,心底羞澀這才壓了下來。


    大包小包進了門,保姆阿姨過來幫忙,林藝看了一圈,卻沒有看到其他人,不免詫異:「奶奶呢?」


    其他人不在家很正常,奶奶卻常常在家的,這會兒怎麽不在?


    「老太太在臥室躺著。」


    保姆阿姨一臉「我也不好多說」的樣子,林藝也不為難她,隻當老太太病了,連忙三步並作兩步往老太太臥室去了。


    若是嚴重,該送醫院,就得送醫院啊!在家躺著,就算有保健醫生,家裏也沒有完備的醫療器材啊!


    </br>

章節目錄

閱讀記錄

娛樂圈演技派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繁體小說網隻為原作者33度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33度並收藏娛樂圈演技派最新章節